当前位置:上海彩钢门生产商花草福建省花卉协会花卉进出口分会:我国花木市场点评
福建省花卉协会花卉进出口分会:我国花木市场点评
2024-02-25

11月28日,福建省花卉协会花卉进出口分会成立大会在漳州市举行。

据漳州新闻网

点评:目前,花卉出口面临着来自外部的“绿色壁垒”,再加上信息不畅和恶性竞争等问题,成立出口行业组织势在必行。花卉进出口组织将在协调政府与会员之间以及会员与会员之间的关系,增进会员之间的信息交流,推广经验、促进协作和维护会员利益上发挥作用,有利于促进花卉出口业的健康发展,增强花卉企业的市场竞争力,提高花卉业的整体经济效益。

虽然苏州的气候等条件不适合种植鲜花,可是苏州的鲜花消费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市场。然而更令人关注的是,直到目前苏州还没有一个规模较大的鲜花批发交易市场。

据《苏州日报》

点评:如今,苏州的鲜花消费总量与日俱增,但是整个鲜花市场却相对分散,批发商以及零售店都是各做各的,市民购买鲜花也没有一个集中的市场。如果有了一个集中的鲜花交易市场,在市场的竞争下优胜劣汰,那么好的商家会越做越好,差的商家则逐渐被淘汰。集中的交易市场不仅能引导本地的鲜花市场优化发展,还会带动周边城市的鲜花市场,使苏州的鲜花市场越滚越大。

海南省三亚市田独镇龙坡村有26户兰花种植户,种植兰花23亩。现在正是国内外兰花的生产高峰期,由于供应量增加,市场价格降低,龙坡村村民种植的兰花目前60朵才卖4元,所以龙坡村村民不愿意出售自己的兰花。

据《海南日报》

点评:兰花种植不像瓜菜,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能获得很大的收益。由于兰花过了花期就会凋谢,不能因为目前市场价格低就不愿意卖,也不能因为当前行情不好就放弃管理。兰花种植大约2年就可以收回成本,农民现在应该将眼光放长远一些。

在浙江绍兴,春兰“知足素梅”去年曾卖到4万多元,现在只值一两千元;去年热炒的新品种“贺神梅”,曾卖到3000多元,如今仅值500元左右。从今年开始,高涨的兰市掉头向下,上演“高台跳水”。不少兰友称,兰市价格已退回到四五年前的水平。

点评:天价兰花价格下跌,其实是一种理性回归。兰友爱兰、品兰,应该源于陶冶性情,而不是投机炒作。养兰品兰,重在精神享受。

首届国际菊花研讨会在广东中山菊城小榄镇召开,小榄花农登上了国际菊花讲坛。中国菊花研究会理事长张树林表示,研讨会是个开端,不仅是小榄花农走向国际,也是中国菊花走向世界的全新开始。

据《中山日报》

点评:我国有自己的精湛菊艺,却很少作为一种“品牌”在世界市场上宣传并成为“经济”手段。目前菊花已在世界花卉市场总产值分享到大份额,但是在这场“菊花宴”中,我国并没有占到应占之席。小榄花农登上国际菊花讲坛,就是为了让中国能在这场“菊花宴”中占一席之地。

对于大多数在广东做大花蕙兰进口、批发或零售的商人而言,2007年简直就像一个噩梦。在临近春节时,不少卖场、摊位有很多大花蕙兰仍然积压在那里,卖不动、退不了。价格一再下跌,远远低于批发价,还是有大批的大花蕙兰卖不掉。而在春节后,卖剩下的大花蕙兰依然难以销售。无奈之下,批发商、零售商们只好忍痛销毁,只留下一批同样价格不菲的精致花盆。

据《花卉世界快讯》

点评:为何会出现这种状况呢?首先,进货泛滥。市场的承受力终究是有限的,物多则价廉,一旦进货泛滥,原本吃香的大花蕙兰,价格自然也跟着一落千丈。其次,外地批发商对广东货源依赖度减弱。几年前,广东的年宵花在进口批发方面占有绝对优势。相比之下,在进口韩国大花蕙兰方面,其实山东比广东更具有地缘优势。因此,近年山东也开始组织大花蕙兰进口。这样,广东的优势不在。第三,近年来,云南大花蕙兰的兴起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进口大花蕙兰的竞争力。